户县论坛

搜索
查看: 7596|回复: 0

【押运散记】四、追车记

[复制链接]

168

主题

847

帖子

1万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731

靓妹or帅哥灌水天才幽默大师新人进步奖论坛元老小有名气知名人士 著名写手职业作家知名作家论坛精英著名精英论坛长老一代水王发帖明星爱心大使论坛名人灌水天王

发表于 2018-3-1 08:4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押运散记】                  四、追车记
        押运虽然辛苦,但毕竟是坐在自己的产品车里,比较起来,掉车则难堪的多。
        1973年,我与陈建坤押运去湛江,列车从西安东站出发,孟塬加水、三门峡西换机车后直达郑州,在郑州把我们这个车摘下来与油罐子专列挂在一起,停了有两个钟头就又出发了。在信阳,我们急急忙忙买了饭打了开水一路小跑上了车,在武汉则根本未解体,只换了个机头……然而一路上的紧张并没有引起我们的重视,直到在浦圻,我们凭经验去公寓买饭来回仅用了25分钟时间,火车却跑了。我们赶紧和车站联系,调度员嘿嘿一笑说“你俩忒胆大,007竟然敢去买饭!”啊!我们明白了,在郑州站发车时我们听到喇叭在喊“洞洞拐发车了”。原来我们这趟车就是007,是货车中的特快——押运赶上特快,在我还是第一次。仔细一想,可不,除了我们一个车外,其余全是直达茂名的油罐车,到衡阳才分道呢,难怪这么快。我们早该意识到才是。
        事已至此,我们只好求调度。调度说“赶紧往回走,35马上就到”。我们便随调度返回站台,35次已进站了,正碰见一卧铺车门打开,是列车员清扫垃圾,调度手一扬我们便登了上去。上车后我们拿出押运证说明情况,列车员态度和蔼,这让我们舒了一口气。但却似乎根本没听我们说什么,接过我们的押运证让我们跟她走,见到列车长便把我们和押运证一块上交,尔后向我们淡淡一笑,又欠欠身,打了个手势,很是礼貌。我们明白,她算是交差了。我们主动向列车长说明原委。列车长板着脸听完了只慢条斯理说了一句“不管什么原因,乘车得买票”。我们懵了:首先,我们身上钱不够,俗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没钱的滋味太难受了。其次是即使钱够,买了票也不能报销。但列车长根本不听我们解说,干脆把我们的押运证往他口袋一装转身走了。无奈,我们只好尾随其后,自我感觉像丧家犬一般,有点灰溜溜。尽管我脑子里想着“这就是列车长?人瘦小不说,其貌又不扬,饰演娄阿鼠不用化妆,算得上物稀为贵。”但“在人屋檐下,焉能不低头?”我们只好忍气吞声,相跟着走到办公席,见有一堆人在等候补票。列车长虽然个儿小人瘦但却威风八面,他喝开众人,开始办公。当时我在想,人常说司机怕警察,一点不错,“不怕官,单怕管”嘛!过去我从不多看列车长一眼,可今天在列车长面前我真有点矮人三分了。只见列车长先补了几个短程票,最后给一行三个人补到昆明的票。演算已划满了三大张纸(看得出,其可能不会乘法,连加法的运算也显然不熟练)报了三次数,那三个乘客皆说数字不对。此时的列车长已是满头大汗,不光急,还有羞,因为围观者不少,大家虽然未说话,但不时发出的笑声已使列车长十分难堪。我说列车长“你用算盘算快嘛!”其苦笑说他不会。怪不得算盘放在旁边一直不用。于是我拿过算盘拨了几下报出个数——我是按列车长所写第一个数乘以三再加上三个人的手续费算的。听到补票的旅客说“这个数还差不多”时,列车长求我再算一遍。我又问了我的算法对否,列车长点头说对,我又算了一次,没错,就是那个数,列车长按那个数开了票,众人散去。列车长朝我道了声谢,说“坐到你位子去吧”。我问我们的事咋办?列车长显然忘了,反问什么事,我指着他的口袋笑了笑。列车长想起来了,掏出了我们的押运证,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说“这次就算了,不用买票了,下不为例啊!”我笑着点了点头。没想到因为会打算盘倒意外地解了围,免却了一次尴尬。
        这是我押运中唯一的一次掉车,追车时因为乘的是特快客车,结果比我们的产品车还早到衡阳东站两个小时呢!

: {+ a1 H+ H9 @/ S
! @+ m9 R. }+ K9 P( z+ L# k/ r3 `' C, a: W* v+ B
7 O) h4 _5 X* |* Q
$ g/ n4 [6 l% q, S9 L# ?! b
+ Y7 t4 K. J) T7 y3 X
; I$ B% z( R1 J  g  e' b2 H2 L
* U7 ?4 T! U/ H5 @" f
点击分享按钮,分享帖子到扣扣空间可让更多人看到此贴哦。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