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县论坛

搜索
查看: 3226|回复: 2

【押 运 散 记】一、郑州脱险记

[复制链接]

157

主题

821

帖子

1万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15

靓妹or帅哥灌水天才幽默大师新人进步奖论坛元老小有名气知名人士 著名写手职业作家知名作家论坛精英著名精英论坛长老一代水王发帖明星爱心大使论坛名人灌水天王

发表于 2018-2-10 09: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押 运 散 记
                                                                     文/靳应禄
                                      序   言
    军品因重要而押运,因押运而显得神秘,从这个意义上讲押运可谓是一条秘密战线,鲜为人知。
    上世纪80年代初,《西安晚报》主编张月赓与陈忠实、贾平凹等三人到惠安化工厂采风。在与《惠安“神剑”文学分会》的座谈会上,谈起了军品押运的话题——后来,陈忠实和我说他有写军品押运的想法,但在西安兄弟单位采风时有人建议最好到惠安化工厂采风,说惠安厂的押运比东郊(兄弟单位)的总量还要多。主持人卫茂轩虽未点名道姓但却是面朝着我说“很巧,咱们在座的就有一位曾经在押运队工作的同志……”这就算是点将了。但我当时心里没有谱,没有勇气应声却也不能“谦让”,当大家目光投向我时,我不置可否,只木然地(事后一位同人竟朝我竖大拇指说我当时的表现是不失礼貌、不卑不亢、昭显风度芸芸)地点了点头,算是颔首应允。前不久,一位同仁旧话重提,问我为啥迟迟不写押运。这话有鼓励的企盼,也含善义的批评,成为我写此散记的动力,也算是迟到的答卷吧。
    押运,说简单也简单,在产品车上打铺,跟着火车运行,将产品安全送达目的地就行了。可是说难也真难,试想住在棚车里,夏天像蒸笼,冬天似冰窖,辛苦自不必说,还要时刻注意安全,应付意想不到的困难和危险呢!要胜任押运工作最起码要过五关即吃、喝、拉、撒、睡。押运途中的吃、喝与常规不同,有时几天买不到饭,若没有经验连开水也打不到;至于拉、撒嘛,也颇头痛,因为车上没有厕所,列车跑起来半天不停;说到睡觉,可能很少有人想到这有什么问题,其不知货车和客车在构造上大有区别,其底盘轻、弹性差,跑起来颠簸的厉害,随着铁轨接头的撞击,会形成有节奏的弹跳。车上的人坐不成,卧不成,想坐想卧得全凭双手支撑,好比强行训练俯卧撑,如果适应不了这一点,押运就该算是活受罪了。
     除以上五关外,押运员还须练就爬飞车的过硬功夫,这一点虽然不是必修课,但必须具备,因为这是需要——押运员追飞车是常有的事。我第一趟押运就赶上了。在石家庄编组站,我刚打来开水却见发车了。我跟着车跑了五、六十米远,眼看就要追上了,这时车提速了。带我的李独战师傅毕竟有经验,站在车门口指着后边的车似乎在喊“就上那个车,就上那个车”。我恍然大悟,便抓住身边那个车箱的梯子,跟着跑了几步,然后猛的一跳,攀了上去。刚才还忐忑的心算是稳当了。还好,车上装的是草袋子,虽然头顶六月的骄阳,身边却有飕飕的凉风,倒也惬意。后来与李师傅谈起:假如当时我追上了,由于货车门的下边没有梯子,又没有扶手,怎么攀上去?李师傅说他用双手接应——事实上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真要那样的话,我下坠之力绝对比他的力气要大的多,可能将我重重地摔下去,也可能将李师傅拽下去,也不排除被绞进铁轮底下的可能(我从部队探亲途经在四川的绵阳就目睹过这样的惨剧)。所以说,这扒飞车绝对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便有生命危险。我们押运队的领导再三强调我们要注意安全,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扒飞车。话虽这么说,但遇到情况了还得扒,万不得已呀!任务第一啊!不过有这一手功夫着急时还真管用。几年前我在开封赶火车,进站时车已开动,我跑步追了上去抓住尾车栏杆纵身一跳便自如地上了车。车长吃了一惊说一看你就是个行家。我开玩笑说你看我像飞虎队不。

$ J) \* I: e& R/ T% J6 k- x
                                                一、郑州脱险记
     易燃品在铁路运输中的代号是“三角八”,其符号是三角形里边套个8,意思很清楚,这些车箱装的什么货需要保密,用代号,即使是铁路工作人员也不允许探问详细,只忠于职守,严格照章办事,悉心保护其安全就是了。
     那一年,我们单位的周孝钦和王清明二位同志押运途经郑州编组站,车皮被推至“三角线”(堆放代号车的专线),突然上来一伙年轻人欲搭顺车。时值“文革”初期,“大串连”刚刚开始,学生乘车不买票在当时是社会现实。但我们的代号车除押运员外,是谁也不许登乘的。可是,周、王二人好说歹说,几乎磨破了嘴皮却无济于事,他们就是不下车。老王终于忍不住了,掏出手枪说“你们再不下车我就开枪了。”这伙人一看是真家伙,瞅着乌黑的枪口,懵了、软了,极不情愿地下了车。周、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却没想到已经转身离去的这些人中突然又有两个掉回头来十分不服气地喊“等着,让你俩活不到天亮”。他们用手指着、喊着、跳着,还抄了车号。这句话让周、王二人胆颤心惊,作为经验丰富的老押运员,他俩十分清楚停在三角线上的四、五十辆代号车若被引爆该是什么情景!他俩比热锅上的蚂蚁还急,便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向驻站军代室。军代表一听也急了,撂下饭盒就往调度室跑,进了门还未站稳就吼“快,调个单机把他们这个代号车挂走……”。军代表是命令式的,一派战争状态下的军事作风。后来我们也议论过,那个年代的军人一律佩戴红领章,看不见级别,不过若按郑州站的规格所配置的军代表,若论军衔起码是少将。
    半小时后,周、王所押运的代号车由一辆单机拖挂,外加三辆隔离车,鸣着汽笛,风驰电掣般向北驶去—— 一场可能轰动全世界的惨案幸免了。那伙找不见周、王及其所押运代号车的年轻人,也可能骂骂咧咧,也可能胡乱撒气、惹事。不过周、王已把这个信息及时传给了驻站军代表,相信车站方面也一定会加强戒备的。如果周、王不报告军代表,不采取防卫措施呢?那后果就很难说了。从这一点讲,周、王二人功劳大焉。
) ~4 A: g; `0 ?3 {

* B; P& T$ `  g1 h4 L9 z! S3 W( w2 t
     (作者简介:靳应禄,兵器部惠安史志编辑,陕西省民俗学会理事,上林苑诗词楹联学会会员。被聘为户县政协文史资料征集员、西安市“非遗保护中心”民俗文化研究员、香港中民影业文学顾问。系陕西省老法协法律工作者。微信13991180571)  
3 T; K; V( M* z4 c

9 V: ?! y* x: J4 z8 q

$ m  x7 |2 |: J6 F: x

0 f2 H! `2 w* b  a" N6 k+ |7 ]
  o) E. H/ c7 z3 Z/ U6 ?
      

2 P' v2 E6 S& E; X: H$ p
点击分享按钮,分享帖子到扣扣空间可让更多人看到此贴哦。嘿~

157

主题

821

帖子

1万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15

靓妹or帅哥灌水天才幽默大师新人进步奖论坛元老小有名气知名人士 著名写手职业作家知名作家论坛精英著名精英论坛长老一代水王发帖明星爱心大使论坛名人灌水天王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22: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更正:《惠安“神剑”文学分会》应为“惠安‘神剑’文学分会”。

0

主题

3

帖子

4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9
发表于 2018-2-15 12: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一读。
3 _* [: J6 d, f* k2 k  `+ B: O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